立春

我记得我曾说过,不要翻旧帐,可是其实假如没有真的做些什么,反悟些什么,过去是会重复的。这点也是你所一直担心的。

我似乎和过去没什么变化,就算我说什么量变质变,但是看起来还是没有达到足以把过去翻过去的程度。

开始继续读你写的那些日志。

该是怎样的心态,才可以把那些我现在读起来都刺到心中,刀刀见血的事情,描述下来。

想来我真是会逃避,会故意遗忘,结果,好的没有记住,只记住了那些对于自己看似很好的回忆。

然而,默默承受的人也都是你,我一个人还当作没事一样,开导自己。想来真是可笑。

你说“如果我的离开可以让你记住这个教训。或许从长远来看,是更有益的。”

只是现在看来,已经近乎于此,我甚至已经没有了可以选择的方向,被我自己逼至如此的地步,不骂自己或许都是不应该的。就是一个只会把爱人推向外边的人。

我不知道如果是我,在离开那样的请境下会不会像你那样做,那样的痛苦以及那样的撕心裂肺,我没有感受,而是让你一个人去体会了。这该是怎样的混蛋才能做出这样的事,造成那样的地步。

不了解自己行为的动机,完全凭借自己的感觉做事选择。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坟墓,还说是为了挖坑种树,简直就是不明就里。好可怕。那样的自己,好可怕,好让人讨厌,

特别讨厌我,如果是我自己换位,那我也会讨厌这样的自己,做事,思索都没有自己的线路。

如果说清澈的湖水是让人可以宁静的话,那么我那样的泥水,可以说让人只会叹气吧。倒进去清流都立刻会消失不见。

跳离这个泥水,慢慢驶向思维的清澈。或许做不到足够的远见,全局,不过可以知道扔进去什么,就会发生什么,也可以了。

结婚,相夫教子。

是咱们最初在一起的原因。只是现在看来,我似乎好像离着越来越远了。

我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,没有为这些做出什么真正的努力,更多的就是顺水推舟一般,结果把舟推到了漩涡之中,已经需要很大的力量才能掉转船头。

而你一直在船头指引着方向,而我看着你的正确的手势把船驶向错误的方向。

其实这个时候我多么贪心的想知道你还可以包容我多久,而我又可以做多少事情。让思路变的更清晰从而做出正确的事情。

你说你可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,那么可以的将咱们的小家把持的特别完美。工作那么重,家事都由我来包办。其实有你这么一个通达懂事、善良耐心的妻子,真是已经足以了。我就已经幸福的不行了。任何事情跟你说了,你就会明白,我那些不可思议的错误换个旁人,我想都不可能像你这么耐心的还和我进行商量。

我以前觉得距离或许是个大问题,然而若心意相通,那么距离也会建立桥梁,因为对方会懂你的。只此一念,跨越千山万水。

现在只觉得,世间除了徐一一宁一一希,其他人做不到你这样,也不会这么的了解我的好以及坏,然后还肯在一起。其他人我只会瞒,去隐。那么在你面前,我可以很放肆的表达自己,或许还不够具象,但是,真的是跟你说话,我就可以很放松,把自己放出来,于是我就很怕别人看到我,听到放出来的我的声音。不过我想我该慢慢放松一些了,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导致我防人如此之重。但是有你,我会放松很多。对第二个人,我想我都不肯去说了,去把自己什么的亮出来。

“不要追求知道一切”,而我现在恐怕需要的就是需要知道更多,更多,我都怕时间不够用。我觉得自己之所以不想知道太多,或许是因为自己怕不能处理吧。而且了解更多需要更多的做事,我的懒惰也让我止步,当各种情况足够多的时候,会容易顾此失彼,我怕我会如此,就不求甚解的宽慰自己。然而真是笨的不可救药。我不需要糊涂是福,我可能需要更多的信息吧,才能做出更好的判断。为什么,我在打车的时候都会考虑一些情况然后才会去打车。而做别的事,却不肯。偏执还是在正事上更好一些吧。唉

你可以在了解情况下做出顾全大局的行动,而我却会坏了整个局面,或者说,做一些感性不理性的错误选择。于是原本的一条线,就会变成另外一条线,唉,b计划总是替代的,要是我也可以被你控制那该多好。呵呵,一不小心联想到打的游戏有个道具叫做支配头盔,戴着它可以控制另一个生物。这是笑谈,实际的只有

我要赶上你,和你同步

不记录自己的心路,脚步,可能就真的会忘却吧,为了在未来可以回忆,回忆起当时的感觉,我以后应该记录更多的东西,更频繁的把这个叫心的东西,都记下来。

梅花冷人说是今年开始我的头脑会变的更清醒,那么,现在排八字已经进入庚寅  戊寅  丙 戌  己丑,虎年了。

希望自己可以更努力吧,我能控制的事情不多,正确的说,只有自己的言行思,用这些,来做一些自己不会后悔的事情。

亲爱的

对于我的时间或许真的不多了。

Category(s): 传蕴之留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