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-11-19 刘家 小镇

早上起的比昨天更早一点,但是到了我以为的长途站才发现自己来错了,该去城市另一端的长途车站。看了看时间,怕今天甚至来不及去了。虽然打上车,但是还怕会晚,问了司机,9点后城市就不会拥堵了,十几分钟就能到那里。果不其然,很快的到了那里,刚好赶上一班车就要出发,这种长途还真是和那种电视中差不太多,破旧,各种人。

一路上看过乡村,农家,生活在这里,天天看着这样来往车辆的又该是怎样的想法呢,他们又是怎么看待这些呢。

到了一个很新的长途车站,没什么人,也没什么车,在这里等着那趟旅游巴士载我到目的地-刘氏庄园。

其实昨晚一直在想今天到底打算去哪,看到携程的一句话,说是一天刘氏庄园 安仁古镇 建川博物馆,这三个地方,挺好的。于是就下定决心来这里。

到了以后,停在一个牌坊那里,我顺着人流往前走去,其实也不能说是人流啦,就是看过去十几个人而已。修的很景区的道路,走过去才看到那不小的大门,刘氏庄园啊。

走进去就看到进门处的那辆车了,其实看到这个就想起,好像曾经哪本书就说过一个人在山区里买车修了几百米的路,然后,一个小说集,一时还真记不起来,究竟是哪本呢。。这脑子,

一个很土债主感觉的房子,进门一拐弯就有一个小花园,旁边有一个娱乐室,旁边牌子写的是,各种来宾玩乐的地方,我趴着围栏呆了很久,这里很静,没有人,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历史的小花园的尝试去感受到过去的影子,那已经逝去的过去,那沙发,那床,那花坛,想来都是很多人看过来过,他们都干过什么,现在又去哪呢,一个乡村深处,那些过去,呆呆的看了好久,我又在哪呢,

这时御姐打来电话说到他父母跟她说话的事情,听了半晌,有点穿越的感觉,我在着每一个小院落,居然可以收听到好远的爱人传来的消息,觉得好神奇而不可思议

在院落中转了转,有一段路,我一个人走了两遍,七拐八拐的让我都有点心惊,其实一段上是在黑黑的过道里,过道旁还有一个说是放土大烟的仓库,半地下,再旁边还有一个地下室,不过门是紧锁的,但是我还真怕万一里边伸出一只手,把我抓进去,把我拖进无尽的深渊,那么御姐也救不了我了啊。555555555555555。

嗯,后边是一个小庭院,说是后花园,也有些年久失修吧,杂草丛生。又在通道间走了许久,猜到了指示牌标的另一个地点,收租 泥塑展。大体就是旧社会人们用收获的粮食交租金,然后在过程中被层层剥削,鼓风机啊,筛子,大小斗,这类的种种过程,最后才得到一点安生。在现代有些国度税金一样的各种各样,层层的,更不见的就那么消失了。

院子收尾是一个牌子标识的小姐楼,说是未出阁前都要在此待着,不许出去,但是光看建筑风格,很西方,也很漂亮,这种地方也有好设计师啊。

记得在这里印象很深的还有一个注解就是说,他们一家每年早上吃的鱼翅燕窝,就相当于上千亩良田一年收入。这还是只一个早饭的一项,他家当时该有多少良田啊。。

出大门拐过去就是一个祖宅,也就是他家未发迹前所住,普通的院子,房中有个天井,这在当地也不该算是贫农呢。

出门坐上一个当地老大妈蹬的三轮车,跑到刘湘公馆,大门上写的是什么部队之类的牌子,我问了问老大妈可以进么,她说,门开着就能进去。

我小心翼翼的跨进去,发现原来里边在粉饰装修,一步步轻轻走进去,发现好像里边该是除了工人没有其他人一下子放心了一下,通过楼旁破旧的楼梯,跑到二层,是一个走道,两旁是一间间的空房,木地板坑坑洼洼,破烂不堪,走在上面支支作响·,走到最里边,每一间房子都是空空如也,我这时甚至有些怕万一被人堵在里边可是完全不能做任何事情的。。。

还好平安走了下来,里边都在装修,在另一个楼房下摆着很多绿色铁箱子,想了想,该是这个部队搬走,然后剩下一些东西,我悄悄的把上边的纸签摘下来两个留念,,搞不懂自己,为什么这种无聊的东西也想收藏呢,上边只是写了几个数字而已。。

走出院子,在这个小镇中,胡乱行走,也不知道要去哪里,看看着,看看那,小镇就有小镇的生活,挺好的。

后来在一家毛血旺家吃的午饭,因为牌子写的很大,就是百年老店,然后,我刚一进去那人问你要吃点什么,然后这里的什么什么挺好的,问我吃不吃辣,还说现在还有韭菜,给你再炒个韭菜如何。这一餐吃的很舒服,没饭了自己跑进旁边的厨房,在大锅里盛饭,很开心。

饭后饱饱的继续走着,好几个公馆都在装修,看来明年五一来会更好呢。

路过安仁中学,这个还挺有名的就是刘氏庄园的主人刘文彩花钱修的,其实觉得肯花钱办教育的真的还是很实在的事情。我趴在侧门旁,从门缝往里看了看,里边的学生们在课间娱乐。在这个铁门上,‘写着一定要考入安仁中学’这句话,话旁边还画着一个表示奋斗的小卡通人物,看到这句话,我不禁想究竟是怎样的人写的这句话呢,这所看上去普通的学校其实也是很多人的目标啊,学生,学习,对于知识的渴望,一下子看这个可爱的字,又呆了许久。

旁边有个公馆在开放,里边有着很多各个时期的结婚照以及结婚证明。看到一张民国时期的结婚证,上边还写着两个人的生辰,以及结婚时间,用手机记录下来,心想这一对新人,现在究竟怎样了呢,在一起了,还是分开了呢。。还健在么

走到安仁中学正门,保安不让我进去,我就在门口看了看,成排的平房教室,活跃的学生,看到墙上的学生通告,以及一些课间操安排,跟我初中时候差不太多,一下子又觉得错乱了时代,

在省道旁继续走着,看着一辆辆大车经过,在我感觉很费力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到了最后一站建川博物馆群。

进门的路我走了好久,都觉得没有尽头似得,路中心有个碉堡,是抗日时期日军的碉堡被整体搬了过来。

我买了三馆的票,看着票,犹豫到达去哪几个馆呢,决定让自己边走边决定吧。

右转走了一段,就看到一个广场雕塑群,雕塑着很多铜像,近看都是抗日时期的将领,脚下是全国地图标记的是他们英名展现的战场所在。行走在其间,一个个都要比我高,走到他们中,一下子压迫感种种,觉得都活了,都在看着我,都要跟我说话。我不敢走在其间,一个个仔细观看,快步走出来,望着他们,对着他们深鞠躬,深鞠躬。

离开这里,向前走就是汶川地震纪念馆,馆外摆放着地震中受损的车,以及救援用的车辆船只。

一进去就看到各种受灾区的物品摆成的展览。天花板隔一段就是一页日历,从512那天开始。电视录像播放,房屋塌倒展示,每走一步,脚下都是透明玻璃,玻璃下就摆放着从各灾区收集的各式物品,生活,工作,学习,种种物品,尘埃,伤痛,布满其中。两旁也展示着各种物品,公司单位的牌子,电器,书包,伸手就可以触碰到,想着每一件背后都有着一段经历,慢慢的走,慢慢的看,看到那那些书包成片的挂在墙上……

再后来的日期,就是所有人们都来救助这里,各种人,各职业,各年龄,各种族,每一个背后也都有着那一颗红心在跳动。只是希望以后不要有这样的事发生就好。这样的记忆留在这里,警示人们就好了。

后来去的是关于驼峰航线的博物馆,刚好赶上一个导游在讲解,心想,真幸运.在那个时候,美国真是对我们帮助甚大。看到他们在当地和居民合影,以及当地居民倾全力帮助他们修跑道,就觉得,对于恶势力,其他人都是一心的啊。唉,为何故意忽略呢。

第二个馆就是关于不屈战俘的。就是事关我军被日军俘虏后的一些展览,包括图片以及食物,这些人群,关注度真的不算高,那些俘虏可能就那么被俘虏,然后消失了,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,感受了什么,关注度远远不够。我们每一个都有可能成为俘虏,被关押着,可能吃不好,睡不好,白天干极多极重的体力活,不过,不屈,嗯,不屈,在馆中心有个空场,,有个人最后变成鸽子飞走的雕塑,那个人展开双臂,向上变幻,最后跳出高高的围墙,变成天际上的鸽子,飞吧

三馆票,最后一个,我去的是中流砥柱,也就是关于国军正面战场的。其实就是玩文字游戏,以前不承认,后来承认说是正面战场,换个词,就是主要战场。其实就是一个主要一个次要罢了,为什么不承认这个呢,也不是丢脸的事情,实力不足,作为次要也没什么。非战无不胜才好么。。。其实在这里最感兴趣的就是各种纪念章,徽章,每个院校每一届,每个部队每个藩属都有自己独立设计的纪念章,每一届都不同,样子不同,形状不同,如果现在能有这个发,那么作为毕业生该多么的有归属感……有的设计真是好看,我真是搞好多回去。哈哈……

离开这里,有些沉重,那些故去,都改用这个形式记录下来,只是为什么要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呢,不过也好,真心想来看的人,一定会来的,安静的看一天

回长途车站的车上,除了我还有另一名旅客,我看司机等了半天也没人,只好作罢开车过去。

在空荡荡的车厢上,漫无目的的张望,不知道下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了,但是有机会,嗯,还会来的

到了长途车站,看到一辆回成都的车就马上上车,没想到,到的是一个我都没来过成都郊区的长途车站,不过还好手里有图,心中不慌,坐上回去最近的一辆车就安心回去了。

晚饭在住的附近的一家老妈蹄花店吃的,嘿,还是挺好吃的。

明天就要回家了。

Category(s): 传蕴之留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